郭树强: 投资必须得走正道

2011-10-09来源 : 互联网

拥有13年从业经验的郭树强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华丽转身。9月2日,天弘基金管理公司发布公告称,郭树强自8月31日起正式出任该公司总经理。投研出身的郭树强正在大力推进天弘基金的变革,他要求投研团队纠正投资理念,摒弃一些似是而非的纸上谈兵理念,深入研究,防控风险,走投资正道,不要在配置上跟风和追求短期趋势。按照他的构想,天弘基金要提供让****的产品,以稳健回报打造**老店。

以持有人利益为上

郭树强确定的天弘基金的经营理念是:通过稳健扎实的投资业绩,切实为投资者**回报,把“以持有人利益为上”贯彻至投资营销的各个环节。他表示,天弘基金的目标是成为积极进取、不断创新,对百姓负责、受人尊敬的基金公司,实现“稳健理财,****”。

“‘以持有人利益为上’,很多基金公司都这么说,但我们有自己的理解。”郭树强表示,天弘的基金业绩不单纯追求排名,要把为投资者**可靠收益作为重要内容。这需要纠正投资理念,摒弃似是而非的纸上谈兵理念。

郭树强解释说,投资理论有很多种。就中国的基金业而言,很多从业人员高校毕业就直接进入这个行业,他们对实业界的接触比较少,更关注一些流行的理论。中国的实践证明,很多理论不仅不适用,甚至注定是要赔*的。所以,不能把精力都放在务虚的理论上,而是要进行真刀真枪的投资实践,要总结经验教训,要有真知灼见。

“不仅是新人,即使一些有工作经验的基金经理受到的误导和诱惑也非常多。”郭树强举例说,行业里“配置”的说法非常流行,“别的基金公司配了 20%的银行股,我配得太少,是不是需要跟上人家?从2008年到2010年,证券市场很多时候是下跌的,但很多基金产品仓位持续偏重,就是担心如果市场上涨,收益追不上别人。按理说,证券投资就像打仗一样,有机会的时候出击,没机会的时候就要防御。然而,受一些似是而非的理念影响,在实际操作中存在很大的偏差。很多投研人员按照书本理论,仅由于PE、PB、PEG等指标看起来很低,就大量买入,其实如果没有看透企业或行业的深刻问题,结果就可能造成*大亏损。”

单纯以排名来考核业绩是郭树强所排斥的。“如果基金经理2008年赔了很多*,但由于排名依然靠前,考核依然是**或良好,这是不合理的。”在整个基金业界,像天弘基金这样公开在全公司贯彻“不单纯追求排名”理念的并不多见。

“我们要兼顾考核基金的正收益水平,即**收益水平。”当然,不同类型基金的股票仓位上限有所不同,但“即使是90%的上限,也不应该能冒多大风险就冒多大风险,不能在该防御的时候不防御。”他认为,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不能像美国基金业那样仅把基金视为资产配置的工具。“在美国,满仓的基金永远都是进攻的,至于买不买这种基金,决策权在投资者。然而,在目前的中国,相当多的个人投资者还不具备资产配置能力,所以基金公司不能偏废自身资产配置的能力。如果主流产品的决策权仍然交给投资者,基金就不能称为理财**,而是理财工具。”更为关键的是,就一些产品而言,如果百姓在购买时以为是**管理型产品,结果却是工具型或近似工具型产品,尤其是高风险产品,这中间就会产生*大的偏差和错位。

天弘基金投委会负责大方向的资产配置,“有时候是硬性规定,有时候宽松,这个是动态变化的”。郭树强举例说,当少数时期存在重大风险时,公司需要“一刀切”,而平时则注意发挥基金经理的主观能动性,鼓励不同的投资风格百花齐放。

设立风险研究岗位

出于对防控风险的考虑,天弘在投资研究团队专门设立基于基本面分析的风险研究员,这在业内是**之举。郭树强解释说:“传统的风险控制,主要是对投资组合进行量化分析,计算出VAR、波动率等指标,但这在根本上只是事后分析,起不到风控作用。真正的风控,必须基于深入的基本面研究。”

郭树强举例说:“一些风风**的新行业风险可能很大,更适合风险投资机构,但许多公募基金也斥*资投入。很多人的眼睛都盯着涨、涨、涨,没有看到风险。很多对相关上市公司给出‘买入’评级的研究报告都戴着红色眼镜,上市公司所有因素都是好的,只是在报告末尾来个象征性的风险提示。”

他介绍,与行业研究员一样,风险研究员也需要调研上市公司和行业,需要写风险研究报告。风险研究员不是给基金经理“挑刺儿”,他们的研究报告和行业研究员的报告一样,都是*立的研究成果,供基金经理选用。

郭树强表示,天弘基金的投资研究理念是“深入研究,防控风险,走投资正道”。投资正道指的是:进行深入、透彻的企业价值分析,实实在在的投资机会的把握;要扎扎实实地赚*,追求更好的安全边际,而不是在配置上跟风和追求短期的趋势。

郭树强反复强调对风险控制的重视。“我们的产品不单纯追求规模,要以主动管理、能控制风险、利于为投资者带来收益、满足百姓理财需求的产品为主。”他承认,在坚持风险控制的大前提下,产品在熊市可能表现得较好,但在部分牛市中获取收益的能力可能会差一些。“我追求的是,在经过牛市和熊市之后,我们产品的表现比其他产品更好。可能在某一年中,我认为泡沫比较严重,采取了保守的操作,一些产品的表现可能会落后于别人,但我的目标是穿越周期,最终获得更好的成绩。除了基金净值的增长,我们更关注给持有人带来的累计收益。在短期内,我们可能不如别人热闹,但我们要做**老店。”

构建一流投研团队

在投研和营销团队建设方面,郭树强近来大力招兵买马。曾就职于工银瑞信、嘉实和华夏等基金公司的周可彦已出任天弘基金股票投资部总经理及天弘精选混合基金的基金经理;拥有9年债券投资研究经验的前中国人寿(14.74,-0.19,-1.27%)资产管理公司固定收益部高级投资经理陈钢已出任天弘基金固定收益总监;拥有10年基金营销工作经验、原嘉实基金营销策划和产品总监周晓明出任天弘基金首席市场官。

投研出身的郭树强对公司的投研团队建设高度重视。他表示,要在流程和机制方面不断创新,构建一流的投研团队。

“投研出身是我的优势,要把这一优势充分发挥出来。总经理要全程参与投研人才的培养,要站在第一线。”在谈到天弘基金投研团队的建设时,郭树强表示,投资圈近几年注重主题性、概念性投资,过于看重短期收益,在人才培养方面做得不够。

按照郭树强的想法,公司总经理应该成为人才培养的第一责任人。“进入各家基金公司的新人起点都差不多,经过一两年后,我们新人的表现如果比别的公司新人差,那么我就是失败的;如果我们新人的表现明显超越别的公司,那我就是成功的。”

天弘基金已经确定,要*立自主地发展一套与实践相结合的全面的培训交流教程,涵盖企业的发展战略、盈利模式、企业的品牌与营销、企业领导人的评判、投资理念的澄清、调研的方法,而传统的财务控制可能只是培训交流的一小部分。“我们的目标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进入天弘后,只要认真、努力,两年后能达到良好以上的水准。因为这一教程,会凝结我本人以及团队13年的经验教训,我们将毫无保留地传递下去。”

做****的产品

郭树强表示,天弘基金要以满足百姓需求为最终出发点,要“实在营销”,“走进生活”,提供清晰可靠的产品介绍和便捷的购买方式,成为众多百姓生活中值得依赖的投资理财的好帮手,甚至是不可或缺的好朋友。

“不能让老百姓买了基金产品后心惊肉跳,睡不着觉。”他说,有的债券型基金为了追求行业排名,大量配置权益类产品和可转债,而买债券型基金的人大多是低风险偏好者。如果连买债券型基金都要努力择时,那是不应该的。他透露,天弘基金计划创建让百姓能清晰辨别基金产品风险的风险分级体系。

“短期来讲,我们对于推高风险产品会慎重,比如由于市场上已经大量存在指数型产品,我们近期就暂不考虑。”与此同时,在基金行业,固定收益型产品非常欠缺,产品规模和银行、保险产品相比差距太大。目前天弘基金在固定收益型产品投入的力量可以说是超配。

至于市场上较流行的主题性产品,郭树强表示,天弘会考虑得少一些。市场上有的产品非常复杂,但对投资者来说,许多产品创新实际没有太大的意义。“我们的产品会比较朴素、实在,清晰易懂。”

郭树强表示,现在很多人买基金有“炒基金”的感觉,而天弘基金的目标是满足客户自然的需求,自然地买基金,而不是需要客户为买基金下多大的决心。

“天弘基金的股东非常认可目前的经营思路。”郭树强表示,在稳健的思路下,天弘基金可能不会像别的一些基金公司那样热闹,规模扩张可能不会那么快,但“我们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做扎实的工作。别人一年发七、八只新基金,我们不会那么做。在人才培养、产品规划、理念调整等方面,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

他表示,基金业正处于冬天,新产品发行规模上不去只是表象,真正的核心问题是客户的信任度。“行业的困难期至少会持续一段时间。在这个时期,基金公司需要苦练内功。百姓对于一家基金公司的认可不是一蹴而就的,这要求我们扎扎实实地工作。”他表示,基金管理公司要切实为客户赚*、挖掘和服务百姓真实需求,恢复行业公信力,而天弘基金愿为行业走出困境作出有益的探索。

郭树强:经济学硕士,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金融研究所研究生部,拥有13年的基金管理公司从业经历。1998年加入华夏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历任交易主管、基金经理、研究总监、机构投资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机构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公司管委会委员和公司总经理助理,2011年8月31日起担任天弘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

了解更多资讯请进入>>

财富英雄>>

创业项目>>

联系电话:023-62873158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

Copyright©2004-2019 3158.C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