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改,难道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2011-11-17来源 : 互联网

一个在山东,一个在山西;一个是薄弱学校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有被撤掉的危险,一个是曾经的**老校遭遇办学危机——教师被挖走,生源质量、教学质量明显下降。

进行课堂改革,**改变教学模式是两所学校的共同选择。

现在,他们在课改中声名远扬。

有人说杜郎口中学,“没了讲台,课堂乱了,学生反了,墙壁四周都是黑板了”。有人称新绛中学,“每天只上半天课,下午全是自习”。

无论是讥笑还是凝练,形式尽管各异,但“神”却是相似的——让学生动起来,让课堂活起来,师生互动,共同发展。学生拥有他的表达权、话语权、选择权……

“预习、展示、反馈”是杜郎口中学课堂教学的三环:即先让学生预习,然后把学习成果展示出来,*后围绕问题组织反馈。

“自主课”和“展示课”则是新绛中学对传统课堂进行的流程再造,也就是半天上课,半天自习,但“学案”贯穿始终,学案编写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将学习目标问题化。

这正是以“自主、探究、合作”为主要目标的新课程改革所传达的:开放、解放换来释放、**,自主换来了做主。

“教改等于成绩下降的怪圈”在这两所学校被打破:中考率、高考升学率不降反升。

两所学校的变革告诉我们:只有发自内心的教育改革,才会有真正的生命力。

不论是自下而上、还是自上而下,课改在逐渐延展,课改被人们接受:已有100万师生参与的由民进**副主席朱永新发起的新教育实验,北京师范大学何克抗教授在宁夏、甘肃、新疆、安徽、云南十个农村县区超过100所县区学校**的“跨越式试验”,华东师范大学熊川武教授发起的“自然分材教学”实验,青海吉美坚赞进行的民族教育改革……

但任何教育改革都不是轻而易举、一蹴而就的。

一位来到杜郎口中学参观的老师曾说过这样的话:“我到杜郎口中学,就好像在百花丛中采摘了一朵非常鲜艳美丽的花。结果我发现这朵花在我的花瓶中很快枯萎了。原因在哪里?因为我仅仅是采摘了一个枝条而已,没有把根移植过来。”

在现实中,课改却往往是反反复复,样子学是学了,却没有效果。折腾来,折腾去,老师、学生早已是身心疲惫,课堂反成了痛苦、受罪。

其实,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的基点在哪里?**教科所研究员储朝晖用“四重门”来阐述:事实上我们现在的课堂之所以是这样的课堂,相当于多重门起了阻碍作用,**道门就是学生能不能做学习的主人,接下来教师能不能做教学的主人,后面一道门是校长能不能做学校的管理主人,*后一道门是师生能不能做评价的主人。四道门同时起作用,只要冲破四道门,每个老师就知道怎样教、每个学生就知道怎样学。

了解更多资讯请进入>>

联系电话:023-62873158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

Copyright©2004-2019 3158.C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