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重庆火锅攻“成”

2011-07-19来源 : 互联网

2009年4月20日夜,成都红星路四段灯*通明,重庆的孔亮鳝鱼*锅,成都的老码头*锅和辣e时代*锅一字排开,各自列阵。四年前,孔亮在此击败成都热盆景,如今,硝烟依旧。

2009年4月22日14时,“光头”杨义出现在成都衣冠庙,那里有他的光头香辣蟹新店——沉寂四年之后,再上战场。

20年来,蓉城宛如一座*锅江湖的**丰碑,****者,只有一位位战士。

三强鼎立

1990年11月,成都衣冠庙郊野,来自重庆的美女何永智,遥望市区,斗志昂扬,一栋2000平方米、名为月城餐厅的三层*体餐厅屹立在她的背后。

一段“天鹅之舞”由此上演,江湖征伐就此开始。

当时的成都*锅市场尚维持在“原始阶段”,袒胸露背的食客,递盘送水的老妈人头攒动。何永智欲整合这块价值百亿元的宝地,登堂入室便成为她的策略。

就这样,小天鹅在一阵异样的惊呼声中隆重开业。餐厅三楼,时尚漂亮的现代模特深情款款,身着少数民族服装的男男女女莺歌起舞。食客们烫着毛肚,欣赏着歌舞,觥筹交错,言笑晏晏,仿佛游弋于仙境之中;餐厅二楼则充满着异国风情的味道,装修讲究的包间,温文尔雅的侍者让人心旷神怡;餐厅一楼则是另一番景象,吆呼声此起彼伏,开架自助模式的“狼劲”随处可见,人们犹如春蚕一般嘶嘶吞噬着锅里的食物。

小天鹅*了,飘零在蓉城街头的食客闻风而动,政要商贾平民汇聚于此。何永智的*袋也迅速膨胀,一个月纯*60万元,*战告捷!

然而,“天鹅之舞”惊醒了一位成都老者——有“杨**(博客)”之称的杨义安,“成都人的市场不能被重庆人全占了!”

很快,杨义安针锋相对,倾力出手。1991年,成都偏僻口岸万年场赫然立起一栋狮子楼,4000平方米的营业面积是小天鹅的两倍,并一举摘下“中国最大单体*锅店”桂冠。无*有偶,杨义安也请来了歌舞表演团,日夜笙歌,美轮美奂,丝毫不亚于小天鹅。同时,杨义安彻底跳出了街边摊运作模式,全面实施商务酒店式运作,食材、装修、服务全部达到他人不能企及的顶点,似乎不愿给小天鹅任何超越的机会。

几轮交手之后,狮子楼声名远播,无人不感叹“杨**”出手之阔,为成都人长脸。商务高端客流迅速集中在杨义安手中,大有“食在四川,味在狮子楼”的魄力。

然而,正当人们聚精会神地欣赏着“天鹅狮子”豪店争战之时,另一出大戏悄然上演。成都另一元老品牌半边桥老妈从侧面杀出,“老妈”廖华英的儿子胡海精心策划出“文化*锅”的噱头——既要讲究气派,也要吃得有涵养,出巨资装修新店,大打“老四川”地方文化特色牌招揽人气。同时,脱离出原先合作伙伴的“老妈”将名字改成皇城老妈,立显贵气,成都第三个豪店赫然映入人们的眼帘。

同时,“老妈”升级了自己的企业内涵。借助银行合作引入现代化企业制度,一改家庭作坊式经营,从个人*资公司转变为多自然人持股公司,资金实力与狮子楼比肩。

至此,成都形成狮子楼之豪气、皇城老妈之贵气、小天鹅之*气三强鼎立之势。不过,这种局面在很短的时间内便终结了。

1995年5月,杨义安走完了他80年的人生历程,狮子楼转由他的次子杨祖伟掌管,集团多元化发展日趋明显。

1996年,依靠当地充实的人脉关系,成都八重天餐饮公司上演釜底抽薪之计,在小天鹅租期到期后成功抢下月城餐厅,在原址开起了“红天鹅”*锅。无奈的何永智只有饮恨暂别成都,三强鼎立之势就此终结。

成都!成都!

随着领军人物谭长安的崛起,成都*锅进入鼎盛时期。狮子楼、皇城老妈、谭鱼头高端店风起云涌;成都中低端战线则涌现了烧鸡公、串串香等特色品种,整个队伍欣欣向荣。

2001年,重庆*锅“大姐”何永智振臂一呼,成立重庆*锅协会,发誓要为重庆*锅正名。但是,八家*创会员中,“江湖黄埔军校”露凝香、“中国餐饮航母”陈川粤在2003年分别崩塌,重庆*锅坠入谷底。

不过,重庆人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成都的遐想,一场必将永记江湖史册的大反击悄然上演。

2002年9月,成都新鸿路出现了一位来自重庆的陌生人--陈孔亮和他的孔亮鳝*锅。来者不善,孔亮*演即比成都品牌的价格低了一半!

“又是一个罗孝法!”成都*锅品牌不以为然,按兵不动。

然而,半年过去了,孔亮*锅生意持续*爆,不但不显亏损迹象,竟然四处找店面开自营店,整盘一看10多个分店正在筹备之中!

原来,陈孔亮和傻儿根本不是一路,他的价格战是一场高精尖战役。

高,高在装修起步中档以上,适可而止。孔亮的店面装潢牢牢控制固定成本,整体水平又排在成都前三十,扼死一大半成都中小品牌;

精,精在店面选择别出心裁,只选择旺街、且租金便宜的二楼店面。这样就节省了大半成本,积攒了大规模价格战的底气;

尖,尖在8632,综合毛利率牢牢钳制在生存线36%的水平上。

所谓8632,即荤菜8元或6元一份,素菜3元或2元一份。这是最大的杀招,成都普遍价位为荤菜9~15元,素菜3~6元,8632还不吓煞旁人!

这时,成都人方才如梦初醒,“这个崽儿恁个狠!”

成都人反击了!成都坝坝筵*锅率先变阵,新店重新定位,重新包装。8632大旗迎风飘扬,直接就和孔亮铆上了。

在大家仍在观望,考虑跟不跟上之时,豪店狮子楼竟然上演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少东家”杨祖伟命令狮子楼羊西店、万年场店全面跟进8632,羊西店开业之时竟然祭出六八折轰动大优惠!

江湖一下乱了套。成都传统*锅品牌纷纷向狮子楼看齐,8632俨然一统江湖。成都人的如意算盘是,围剿孔亮,再谋大业。

然而,陈孔亮没有等来临刑,却等来了帮手。

陈孔亮取得初步胜利之后,对成都市场早有觊觎的刘松、刘梅两兄妹决定出手,将重庆刘一手*锅杀进盆地。仅2004年5月前后,刘家兄妹就为成都府南新区、东门大桥、神仙树和李家沱四家刘一手*锅分店剪彩,统统执行8632,并奉送六八折,甚至是五五折大优惠,比狮子楼还要阔气。

更恐怖的是,江湖传闻刘一手还有七八家分店即将登场,这几乎把成都人杀蒙了,刘一手怎么可能如此神速?

原来,刘一手与孔亮不同,走的是特许加盟之路,而这加盟真经又是从重庆*锅协会拷贝而来。

何永智韬光养晦期间,为小天鹅引进了FDS(世界特许经营发展服务组织)理念。随着重庆*锅协会的建立,FDS等相关理念又被普及到所有重庆*锅品牌,得到“教育”的重庆*锅品牌自然焕然一新,加上抱团谋划同进同退,不是“见缝插针”便是“团伙杀人”,使其作战力量大大增强。

江湖道中道

重庆人罗孝法是看着“何七妹”离去的,他也有一颗征服成都的野心。然而,常年混迹街头的他决定复辟街边小店(俗称“街边鬼”)的经营模式,继续走江湖的老道。而1996年之前,经过初步升级的*锅产业净利润率高达70%以上,这就是“造反有理”的最大理由。

罗孝法登高一呼,将他的傻儿*锅推上了江湖漩涡的中心——傻儿*锅掀起“利润大揭秘”运动,誓将价格战进行到底!言外之意,狮子楼、皇城老妈成了推翻目标,江湖要进入“造反时代”了。

很快,成都人就被“傻儿”吓坏了。为迅速积攒人气,一系列“傻儿战略”付诸实施:实行开架自助,并将何永智1991年定下的最低27元/位的江湖“行规”颠覆到20元/位,而且食材满打满算,实惠第一;所有傻儿分店执行食堂化运作,装修、器具、服务等软要素全面大众化;店内指定饮料、酒类全面免费,利润半分几厘入账在所不惜。

为了加速运营,罗孝法甚至省去了基本财务管理,每天一从桌上收到*,便立即采购食材,店门口从白到黑都是车水马龙。

在一阵猛轰之下,成都到处都吃得昏天黑地,义气横飞,一帮追随的品牌随即蜂起,整个江湖乌云密布。

然而,气势宏博的乌云隐藏着史无前例的暴风雨,风雨一过,残骸无几。

1996年,潲水油事件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直逼开架式自助。成都夜市顿时门可罗雀,人们对*锅谈虎色变,整个江湖万马齐喑,就连狮子楼、皇城老妈这些豪店都鲜有来客。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傻儿*锅分崩瓦解,江湖第一笔巨额“死耗子”(死账)落在了罗孝法身上。然而,悲剧远未完结,江湖上有人赋诗调侃那一段不堪回*的历史:

成都*锅“沱江”东去,浪淘尽多少“傻儿”**!“蜀王”远去,“红帆”迷离,“王胖鱼”、“歪嘴鸡”、嚼舌“李伯清”。泪流“拉祜村”,纵有“金筷子”,都只怨“蜀宫”离恨……

在重庆人留下的废墟之中,谭长安上路了,这是一位非同一般的“街边鬼”,他的初次登场便注定他将成为成都的“捍卫者”。

谭长安推出一个全新*锅品种——谭鱼头,本身含有“营养、健康、新潮”的优势。更重要的是,他在百花潭的起步店一改“街边鬼”作风,振臂一呼全力执行“一次性锅底”。同时,谭鱼头采用透明开放式厨房,鱼头现场宰杀,现场加工,整个过程全部曝光。

有“特工”前去考察谭鱼头,带回这样的情报:

生意*爆异常,多次出现食客等号等菜过久而打人的情况。店门口有废油桶,满桶后即现场倾倒……

沧海桑田,世易时移。1998年,成都的一块球场上出现了一段类似港产片的场景。甲方罗孝法,身边一辆皇冠车;乙方谭长安,两个保镖陪同。甲方希望将皇冠车抵押给乙方,换取6万元现金……

那时,谭长安已经毅然与“街边鬼”告辞。1998年全面启动连锁经营,分店数量以每年300%的速度扩张,到2002年全国营业额高达5.18亿元。谭长安已经成为成都*锅名副其实的老大。

而罗孝法又经历了数次失败,傻儿*锅的历史和奉行的道路一去不返。

谭长安之后,特色*锅呈现星*燎原之势。2001年,“勾哥”王庆生和“光头”杨义推出光头香辣蟹,开辟干锅先河。至2003年,光头香辣蟹在全国已经布局110多家分店。而在成都本地,各类旗号的香辣蟹多达1000多家。

江湖之道由此拓宽,拓长了。

“拿得起,放得下,看得开。”

成都一系列*锅新贵更是充当起了反击先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来到重庆抄窝。这似乎也勾起了谭长安的想法,这位老大级人物已经开始在重庆江北北滨路为谭鱼头寻找店面,2009年底欲将战场搬到重庆。为了适应重庆的市场环境,和重庆品牌互争高低,高档次装修、中低价位面市成了谭长安的选择。

事实上,何永智早有察觉成都方面的异动,正暗中设计对策。

重庆*锅一直以来以低端、低价面市,一直被人诟病。2008年3月,何永智发动重庆20多家品牌*锅掌门人齐聚重庆观音桥广场,以“重啤杯”放心*锅大赛为噱头,高调宣布升级换代,重塑形象,并建立监督会,严控“哄抬物价”或“压低物价”。

这意味着仅靠价格战,便可抢占江湖的时代一去不返,未来的市场争夺将以品牌、高端为核心,8632不再是“杀手锏”,反而会成为品牌升级的累赘。

而“**大会”也确实起到了汇聚人气的作用,仅仅一天时间就募集了上万份“支持升级”的消费者签名。

市场大势已成。2009年4月,重庆*锅协会终于搬出了秘密武器——重庆品牌*锅将执行“四级制度”,按照档次严格分级。这意味着获得特星级档次的重庆*锅品牌将名正言顺地与狮子楼、皇城老妈等成都豪店进行同级别竞争。

“四级制度”无疑将激发重庆*锅提高档次,进发高利润市场的兴趣。而打着中高档次招牌的新兴成都品牌将成为最先受冲击的对象,一旦自身评级被重庆品牌超越,将失去核心竞争优势。这正是重庆*锅下一阶段的成都伐略。

同时,一个名为重庆*锅协会成都分会的组织正在秘密筹建,计划在2010年之前“潜伏”成都。

由于何永智将四年后退居二线,重庆*锅协会会长及“特工头子”的头衔极有可能落在重庆德庄掌门人李德建的头上。李德建已经明确表示,将来重庆在川所有加盟店和直营店都将串联,专门研究当地市场需求,集体公关,信息共享,形成跨品牌集团军。可以想象,这是一个比“8632非正式联盟”更为恐怖的结合体。

而这位准新掌门人位列2008年胡润餐饮富豪排行榜第10位,号召力惊人,为重庆*锅协会吸收了大量成都人士。

两军交战,有备者胜。

2005年3月,孔亮*锅强势入驻红星路四段,与成都元老品牌热盆景隔街而立。几轮交手,连卖报纸的老大爷都能判出一二:一边没人买账,一边100多人排号!五个月后,热盆景被逼无奈,宣布停业整顿。其掌门人李建虽然心有不服,却无力回天。

*爆一时的光头香辣蟹也难逃一劫。受困加盟商造反,老路改造、客源被抢等多方面因素,“勾哥”、“光头”退居幕后,全国分店萎缩至不到20家。

然而,重庆军团大部队尚未出发,“屠杀”也才刚刚开始。李德建率重庆德庄*锅闪电占领成都西门、南门和东门要塞,全城谋略不容小觑;曾清华率清华*锅继数年前杀入成都之后,开始再次发力;余勇的重庆奇*锅大肆收编成都品牌,成都*锅改姓重庆成了潮流;重庆胖妈烂*锅*热登场,数家分店几乎同时亮相;重庆苏大姐*锅后来居上,随集团军一起杀进蓉城……何永智统辖的重庆小天鹅早已成为东方不败,昔日仇敌红天鹅已轰然倒下。

为挽回败局,成都*巴子*锅联合媒体,向重庆*锅盟主何永智下战书帖,声言成渝*锅擂台上一决高下。何永智无心参与,高挂“免战牌”,未料对方竟然单方面列出了成渝*锅20强名单,德庄排第14,小天鹅排第17,孔亮排第18,刘一手排第19,可谓惨不忍睹。

何永智目瞪口呆,拍案而起声言上诉。然而,各强瓜分成都心切,此事渐渐冷却下来。到2006年底,已有超过70%的成都品牌被重庆品牌收编,至今硝烟未了。

一场8632价格战,竟然演变成整个江湖的巨震,导致成都*锅“沦陷”,不得不让人扼腕兴叹。

江湖进行时

8632之后,成都酝酿回击。

2008年8月,成都城南再次耸立起一座狮子楼,3000多平方米的营业区尽显宫廷豪气。杨祖伟在接受成都媒体采访时表示成都需要高品质、高规格的*锅,而他也不忘罗列一些8632以来闯入成都的重庆品牌……话外有话。

2008年10月,江湖传闻热盆景李建再次出山,这一成都元老品牌有望在红星路四段原址复活。如果当真如此,热盆景与孔亮对攻大戏将再次上演。

而光头香辣蟹沉寂四年之后,已经在成都衣冠庙再开新店,“光头”杨义的告白颇为感怀:

由此可见,一场规模更为宏大的*锅大战即将打响。

联系电话:023-62873158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

Copyright©2004-2019 3158.C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